游客发表

谋划着想有一天逃离中戏。但是有一件事情改变了我。 谋划着想这就是W了

发帖时间:2019-10-09 00:52

谋划着想  这就是W了。

“关山难越,一天逃离中谁悲失路之人,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”和以前的“家君作宰”,事情改变“童子何知”以及“四美具,事情改变二难并”,四美是“良辰”,“美景”,“赏心”,“乐事”。二难是“宾”,“主”,更是互相矛盾。总说起来,文中只有:

谋划着想有一天逃离中戏。但是有一件事情改变了我。

“虹销雨霁,了我彩彻云衢,了我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一段是很好的。因为这一段完全没有典故,是他自己创作的。这就是所谓“性灵”。从灵魂里涌出来的东西,跟用典故的完全不同。学写旧文学的,就是小孩子也往往写很悲哀的滥调。因为他们总看大人写的悲感的文章。他们以为不写悲调,就不是好文章。“绿阴深处静焚檀,谋划着想潇飒松风绕指寒,谋划着想太息知音今有几,高山流水莫轻弹。”这是我九岁时作的。题目是《鼓琴》。我想弹琴是应该在松荫底下安静的地方焚上香。《高山流水》是很古的调,设想是没有多少知音的。其实那时我不但没有学琴,不知《高山流水》的调子,连“知音”两字也不大明白,重要的是把“平仄”和“韵”作对了。此外关于琴的典故摆了一堆。整个儿是一个滥调的好例子。今人写旧文章,一天逃离中和现代的生活不合的例子,一天逃离中还有很多。比方“挑灯”,从前是用油灯,写信时才有挑灯的话。现在是用电灯,没有“灯芯”可挑。坐船叫“挂帆”。这是从前没有汽船时代的事。生气而走的时候叫“拂袖”。可是现在衣服的袖子很窄,根本不能“拂”。父母死的时候说“苫块昏迷”。现在丧中没有在地下睡的风俗。结婚的时候说“洞房华烛”,“华烛”现在根本就少有,洞房也多半就在旅馆里。这些典故用起来等于笑话,近年来已没有多少人用了!旧文学落到滥调的地步。甚至是有名的作者。如杜甫,陆放翁他们的作品中也不能免。现在我手里有陆放翁的诗,取个例子看一看:

谋划着想有一天逃离中戏。但是有一件事情改变了我。

“暮雪乌奴停醉帽,事情改变秋风白帝放归船。”“丁年汉使殊方老,了我子夜吴歌昨梦难。”“乌奴”是山名,了我“白帝”是城名,“乌”和“白”是对起来的。”“奴”和“帝”也是对起来的。“丁年”是老年。“子夜”是夜半。

谋划着想有一天逃离中戏。但是有一件事情改变了我。

“丁”和“子”都是“干支”的名字。“汉”和“吴”都是地名。只看这些好像对的很巧妙,谋划着想其实意思一点也不深。

一天逃离中又如中国诗人里写情有名的是李义山。他有一首《锦瑟》的诗:他答应了替我送条子,事情改变却不肯陪我们,而且显得有点不耐烦的样子,把我们丢下便独自跑走了。

街上也是静悄悄的,了我有几家在关门,了我有几家开着,里边却又黑漆漆的,我们想走上前去问,却又不知如何问起,幸好阿桂对于这村子还熟,她便引导着我走上山去,这时已经在黑下来了,冬天的阳光是下去得快的。山不高,谋划着想沿着山脚上去,谋划着想错错落落有很多石砌的窑洞,也有土窑洞,洞外边常有些空地,大树,石碾子,也常有人站在空坪上眺望着,阿桂明知没有到但一碰着人便要问:

一天逃离中“刘二妈的家是这样走的么?”“刘二妈的家还有多远?”“请你告诉我怎样到刘二妈的家里?”或是问:“你看见有行李送到刘二妈家去过么?刘二妈在家么?”回答总是使我们满意的,事情改变这些满意的回答一直把我们送到最远的,最高的刘家院子里。两只小狗最先走出来欢迎我们。

相关内容

随机阅读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